安臧AmZ

失足少年的渣浪@安臧AmZ

※ 青火
※ 韩叶喻王,以及乱炖
※独普冷战,以及乱炖
※黑瓶黑
※明唐明,苍策苍

*多坑位长期施工
*技能点丧失
*懒癌晚期

© 安臧AmZ
Powered by LOFTER

【喻王】栖(既年番外)

【喻王】栖(既年番外)

*祝亲爱的杰希苏生日快乐

*这个脑洞想了好久写了好久结果都错过了时间了

*既年番外,好多私设OOC请谅

 

荣脉又迎来了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,开阔的蓝湖湖面上结起了一层厚厚的冰,像一片无穷无尽的雪原大地。偶尔有鹿群在冰上走过,慢吞吞的躲进了湖边的落叶林里。

“扑棱——”鹅毛般纷飞的大雪里,隐隐约约传来了翅膀鼓动的声音,这隐约的声音在呼啸着的风雪的间隙里,就像是着千万如鸿毛一般的雪花中的一朵,但就是这微弱的声音才得到了回应,整个蓝湖对他的回应。

偌大的湖面上,忽然出现了一只牡鹿,那月白的皮毛在漫天的大雪中也尤为显眼。那扇翅的声音越来越近,一只巨大的雪枭在飞舞的雪花间露了出来。须臾间,牡鹿褪去了原形,接着一个身着月色长袍的人站在那里,他的嘴角带着笑,确实是喻文州。雪枭扑着巨大的翅膀,轻轻落在喻文州的肩头。那一刻,恍若有暖风吹过,恍若花开,雪渐渐小了下去,终于也是停了下来。

“杰希?”喻文州轻唤,雪枭抖落了一身的雪,飞落在冰上,化成了一个温润如玉的样子,他也淡淡的笑着,从怀里拿出一包包裹好的东西,透着淡淡的草药味儿和灵气。

“何必这么急着给我。”喻文州接过草药,这是叶修问他求的东西,他自然不是特别在意,令他在意的王杰希冒着大雪来送这趟,他心疼,即使这对一个神来说并不算什么。

“嗯……想你了。”

喻文州笑着拍去他肩头的残雪:“你哪次来不是这么说?”

“你不也是的?”

两个人相视一笑。

“雪停了。”

“嗯,去走走吧。”“去走走吧。”不约而同,已经成了一种习惯。

喻文州化回原形,雪枭立在白鹿巨大而繁美的角上,这俨然也成了一种习惯,这样走在冰上,就如几千年来一样。

“杰希……你还记不记得我们认识的时候的事情。”

“怎么会不记得。”王杰希声音里带着笑,说起来,这也是一个巧合,却也成了一个注定的开始。

那时候的王杰希,刚刚成了微岭的一个辅神官,有一天出岭的时候正好遇上了来参选蓝湖神官的喻文州,那是喻文州坐在落叶林里,雪枭落在了他头顶的松枝上,他抬头,面带着淡淡的礼貌的笑,说:“前辈好。”就在那一刻,王杰希一愣,也就在那一刻,他开始关注这个看起来不算特别的小仙。

正如王杰希所料的,年轻的喻文州用他的能力证明了他的不平凡。不久,蓝湖就交接了管理者,便是喻文州了。而那时的王杰希却已经是一个人撑起了微岭。那是一个王杰希至今回忆起来有些混乱的时期,而或许是因为在这个的时期,在某个地点,某些人才得以联系到一起。

还是那片落叶林,王杰希处理完山岭里的事总喜欢立在落叶林的松枝上,眼前时阔大的蓝湖,那不是个冬天的蓝湖,但湖水依旧很静,好像这种静能影响一个人的心境一样,王杰希这样觉得。他觉得,蓝湖的静,跟有个人很像,就是那个当年在这里一眼看出自己的那个小仙,如今也已经是水神的。

“喻文州……”王杰希心里默念了一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前辈这么晚还不睡么?”

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王杰希一跳,他低头看去,树下的人正是喻文州,树下的喻文州望着王杰希,嘴角挂着淡淡的笑,就如第一次相遇时一模一样。王杰希此时有点心虚,刚刚心里还念叨了一下某人,还好没有念出来,他想。

这么一来,王杰希干脆飞落下树,化成人形,跟喻文州打了个招呼:“你好,我是微岭的王杰希。”

“你好,我叫喻文州,请前辈多多指教。”

“嗯。”

王杰希才不会说,当年第一次相遇之后,他都悄悄关注着这个跟他看上去差不多大的少年。偶尔风会捎来蓝湖的消息,偶尔他也会在落叶林里立上一会儿,直到他接手微岭,直到他心中的顶梁柱不在了的时候,他才乱了阵脚,那个时候他有些迷茫,但又说不出来也没人诉说,所以他没有提拔新的辅神官,而是独自一人撑起了山神的位子。

“王杰希前辈?”喻文州的声音拉回了他。

“前辈看起来有些心事啊。”话倒是挺直接。

王杰希自己也说不好,倒是喻文州说了起来,他将他来蓝湖的经过讲了讲,他讲的很慢很静,即便这中间也夹杂着复杂的感情,即便在王杰希听来他也有难以忘记的人,但是用他那淡淡的语气一点一点讲出来,就好像把王杰希心里结解开了。

那个晚上,两个人的心很近,那也是王杰希终于静下心,忽然他觉得一切都明净起来,宛如眼前的蓝湖,宛如身边微笑的人。

“前辈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说起来,我好像比前辈大一些……”

“诶,……”

……

“嗯,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跟你在一起了。”

“是我提的啊。”喻文州带着雪枭慢慢走着,路过了那片落叶林。

“哈我当然记得。”

然后两个人又一起笑了起来。

“杰希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你现在还会不会想方神?”

雪枭沉默了一会儿,问:“那你现在还会不会记挂魏琛前辈?”

“偶尔。”

“我也是,”雪枭抖了抖羽毛:“但我觉得已经不是曾将那样了。”

“嗯,我明白。”

“因为有你在么。”

“嗯。”白色的鹿缓缓地走,声音里带着笑意。

 

“文州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当年为什么要选牡鹿作为本体呢?”明明是水神。

“这一点你不是知道的么。”

雪枭轻笑,用喙轻轻地磨了磨鹿角,如千百年来一样。

 

我只是想,在这个无可落脚的世界之上,给你一个得以栖身的枝头,然后在陪你看细水长流。

 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8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