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臧AmZ

失足少年的渣浪@安臧AmZ

※ 青火
※ 韩叶喻王,以及乱炖
※独普冷战,以及乱炖
※黑瓶黑
※明唐明,苍策苍

*多坑位长期施工
*技能点丧失
*懒癌晚期

© 安臧AmZ
Powered by LOFTER

【韩叶】既年(贰)

【韩叶】既年(贰)

*邱非第一视角

*OOC脑洞高能!

*不定期更新

*副线CP上线

*因为情节需要,把小邱非的年纪改到了15岁

 

#Part.4

跟叶修呆在落叶林的日子看似很漫长,但总让我有一点棋终烂柯人的感觉,但事实证明这种事情还轮不上我来担心。若说天上一天,地上一年的话,那地上一天也就是林中一年了,这样换算下来,外面时间倒还真没过去多久。虽然想明白这些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之后了,现在想起来,作为人类的我还真是占了大便宜了。

但是也因为时间流速不一样,所以在外人眼里看,这连绵的群山总是一片兴荣的样子,也所以有了荣脉这个名字。

“叶修,你以前是不是经常下山?”

“干嘛这么问?”他倚在树杈上,吸了一口烟:“不是很经常,偶尔过年的时候会下山转转……诶对了,你们人类那儿不是有很多有关我的传说么。”他轻吐着烟,像狐狸一样笑起来。

“那么说你真的会吃小孩?”

“这倒没有,”叶修换了个姿势,顺便低头看了看树下的小孩:“那个时候我还没这么清闲,有很多要管的事情,当然我也很想早日享享清福,所以过年偶尔去人间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接班人,这样。”

我站在树底下,树不算矮,我看不清叶修的表情。

“那后来呢,没找到合适的人?”

“当然有啊,不过都还是年轻人,心浮气躁的,”他的声音听上去很平淡:“有些就留在上界了。”

“那你呢,你为什么不继续呆在天上?”

“呵,哥在上界的时间可是很长的,不是腻了么,就回山了,这儿还乐得清闲的。”

当时我才十五六岁,哪里懂那么多人情世故,哪里分辨得出一句话的感情,只是愣愣地听他说,如今回想起来,那个时候的叶修,或许并不如他讲的那样,过腻了上界繁琐的日子,躲到山里来想清福的,反而有种很强烈的欲望,回去……这中间那么多被他藏在句里行间的猫腻,也是过了很久才渐渐清晰起来。

“你叫邱非对吧?”

我还没回过神:“嗯。”

“你有没有兴趣跟哥学点本事?”

“啊?”

我一下子反应过来,略惊讶地向上看去,那个时候叶修坐在树杈上,伸出头笑着看着我,就差一根毛茸茸的尾巴了。

“你想你现在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吧,还不如跟着哥学点什么,怎么样?”

我权衡了一下,发现没什么可比性,因为并没有什么别的方法,何况我连那什么山神都不认识,以后还要指望他回去呢……

“好吧……”反正学点什么也没什么坏处吧,我这样想。

“哦,”他抬高了一个音调:“那从这个时候起你就是我徒弟了。”

“嗯。”算是吧。

“来来,快点叫声师傅。”那声音听起来满是笑意,不过是坏笑。

我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他,他大笑起来。

“喂,邱非,”他笑着从树上跳下来:“走啦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去拜访一些人,顺便带你认识一下这山脉。”

他走在前面,背后那把古朴的大伞在林间漏下的阳光里发亮,连带着他脚下的路也在发亮,就像是在迎接他归来。

 

#Part.5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穿过了湖边那片落叶林,路途不算很漫长,但树林的色调却是从暖黄色渐渐深邃起来,但并不幽冷,而是一种明亮的蓝,给人一种安心的回归感。

“还有多久的路?”

“到了……”他突然出声,我探身望去,眼前景色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,只是眼前的茂密的林叶间,有一小片湖水,唯一值得人注目的是那一小片湖水是那么的蓝,让人想到千里之外的海,蓝得沁人心魄。

“这里是哪里?”

“蓝湖。”

“蓝湖?那不是那个很大的湖么?”村子里的老人称那个大湖叫蓝湖,对,就是我溜冰的那个。

“嗯,这样说也没错,”叶修附和了一声,目光在林叶间寻找着什么:“但是这儿,可是蓝湖的心脏。”他突然笑起来,抖了抖袖子朝寂静的树林说道:“喂,喻文州,有客人来了难道不招待一番么?”

话音刚落,那个宛如一块蓝宝的湖面出现了些许水纹,接着有许多细小的光点聚拢在一起,就在那个水纹中央,慢慢地聚成了一只白色的牡鹿,那一对长角夺人眼球。他从水面上走过来,刚踏上土地,那些光点又重新分散聚拢,从里面走出一个水色长衫的人来,那个人笑起来很好看。

这人就是喻文州了吧,我心想。

“哦叶修,有宾客我自然迎接,然而你算不算宾客呢?”

“反正你都来了,都一样啦。”叶修眯起眼睛,笑起来。

“啊……这位是……”喻文州注意到了叶修身后的我,他走到我的面前:“你好,我叫喻文州,是蓝湖的管理者。”

“你、你好,我叫邱非,是……人类。”

“啊,是人类啊,真是少见。”

“不小心掉进来的,话说地方还是在你的地方呢,”叶修说,又看了看邱非:“这家伙就是水神啦。”

“在湖里?”喻文州皱了皱眉,倒也没有在意叶修轻浮的口气:“看来最近外湖该清理门户了啊……”

这个水神好厉害,明明什么都没说,结果貌似都猜到了,这跟叶修倒是很像。

“好了,不管怎么说,来蓝湖的都是客人,”喻文州轻笑打破了之前的沉寂,对着我说:“请吧。”
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啊。”一边的叶修倒是很愉快地应和了,便向湖边走去。

“你倒真是不客气啊。”

“那是……”

他们俩的对话渐行渐远,我只好快步跟上去。

 

#Part.6

他们俩走到湖边,水波微动,分开出一道道阶梯,就像电影一样。

“走吧,怕么?”叶修回过头对我说。

“不怕。”

“那就走吧。”

叶修走在第一个,轻车熟路的样子,喻文州笑着跟在我们后面。

“这个地方,除了大小眼还没多少神来过吧。”叶修调笑道。

“嗯……差不多吧,”喻文州笑答:“还有一次你喝醉了,老韩来拎走你的那次。”

“哎成年往事有什么好提的。”

水下不暗,叶修走在我前面,我貌似看到他好像在笑。

过了不久,就听见叶修喊:“到了到了。”

探身望去,就像走出幽深的隧道,眼前倏得一片明朗。

眼前古朴的青砖街道连接了各个店铺客栈,许多商人在兜售不同的商品,引得许多行人驻足围观。在这淡蓝色的水光里,呈现出如一个古代都城的繁华景象。

“诶……这里没有水?”

“你才注意到啊。”

“因为在这里生活的并不都是水族啊。”喻文州笑着解释。

“你看就比如他自己,”叶修笑得一脸嘲讽:“他怎么可能让自己一个水神溺死在水里。”

这样说来,喻文州的本体是那只白色的牡鹿了?

回应我的是他俩的笑,一个柔和一个嘲讽,这种感觉真是太糟糕了。

青石街的尽头,是一座恢宏的楼阁,那里就是喻文州办公居住的地方。

刚进那个地方,就窜出来一个身影:“哟,这不是叶修嘛!怎么着今天来啊!是不是来找我PK的啊,不过老子是什么身价啊,你说PK就PK啊!不过你等着啊……”

“少天。”

“哎哟队长你在啊,”那个语速很快的家伙很快发现了我:“诶这还有个小不点,你叫什么名字啊,跟着我们队长来的一定是宾客了,我猜的对不对啊……”

“少天。”

“好好好,”他一脸我知道了我知道了:“小家伙,我叫黄少天,请多关照啊!”

“啊、我叫邱非。”

“邱非啊,好像没听过,但是我记住你了啊,好了好了我带你们去大殿吧。”

喻文州准备了很丰盛的晚宴,黄少天则拖着我让我喝水族酿造的酒,虽然被我推脱了好几次还是被他灌下了一杯。

“叶修,你不喝酒么?”

“哎呀我跟你说啊,叶修这家伙酒量很差的,连一杯都喝不了,在这个上面我能稳赢他啊,我跟你说他上次来我们这儿,就喝了一杯就不行了哈哈哈哈,诶对!那里还有好多很好吃的东西啊,来来来我带你吃……”

黄少天的语速真的让人招架不住,更是在知道我是从人界来的时候,感觉他完全自觉得充起了导游的角色。

而在邱非被拉着到处转的时候,喻文州和叶修倒是很太平的坐着闲谈。

“这个孩子你打算培养当继承人?”

“有这个打算,”叶修看了看不远处的邱非:“不过得找你帮个忙。”

“药的事情?”

“没错,你也看出来了。”

“嗯,这孩子的肺痨还挺严重的。”

“嗯,管你们家大小眼弄两副药不过分吧。”叶修笑道。

“你那次管我要材料都毫不客气的?”

叶修笑起来。

“时间过得真快,”喻文州喝了一口酒:“没准下一次看到你,就不是在这里了。”

“呵呵,那是。”

叶修吐出一口烟,烟缠绕在那根古老的长杆烟斗上,上面缠绕着的白色封条也老旧不堪了,叶修看在眼里,笑意也更盛起来。

 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6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