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臧AmZ

失足少年的渣浪@安臧AmZ

※ 青火
※ 韩叶喻王,以及乱炖
※独普冷战,以及乱炖
※黑瓶黑
※明唐明,苍策苍

*多坑位长期施工
*技能点丧失
*懒癌晚期

© 安臧AmZ
Powered by LOFTER

【韩叶】既年(壹)

【韩叶】既年(壹)

 

*私设大家老家都在北方

*邱非第一视角,没有宋邱(好吧如果你们觉得有就有吧)

*OOC请谅

 

#Part.1

今年的雪来的特别的早,但和往年一样,一下起来就是铺天盖地的白,什么都看不清,只有在这样年根的时候才会在那一望无际的白里面,看到零零散散的红在一点一点的被张罗起来。

石炉里跳动的火焰,浅浅的酒盅里的映着光,像极了琉璃琥珀,腆着醉人的金黄。

这和南方的冬天一点儿也不一样。

“喂,站那儿干嘛呢,”妈妈从窗户里探出半个头:“快进屋里去!”

我会过头朝她喊道:“爸爸又在里头和爷爷喝酒,一股子酒气味儿,我不想呆在屋子里面。”一边喊着却呛到一口冷气,忍不住咳了起来。

“这一年也碰不到几次的,你看看你啊,”我妈干脆披着外套出来,嗔怪得扯了扯我的围巾:“走吧,算是陪爷爷好好过个年,这老爷子也是,要接他去杭州一起住怎么也不肯,说什么不能忘了根啊什么的,反正……”

我妈在我旁边絮絮叨叨的,我也是没记住多少。

回到桌旁,爷爷跟我爸聊得正欢,看到我进来了,直拉我坐他旁边。

“哟,我们家小非又涨一岁了,今年该……14岁了吧!”

“爸,小非要15岁了。”

“不要瞎讲,老头子我记性可不差,我讲的可是周岁!”爷爷吹胡子瞪眼得改口道。我爸一脸是是是,大过年的老爷子开心就好。

“诶,爸,你给小非讲两个故事呗。”我妈提议道。

“好好好,爷爷这儿就数故事最多了。”

我坐到火炉边,爷爷便开始讲起了故事。

他说:“从前的村子,过年的时候可不比现在这么热闹的,每家每户一到过年的时候都提心吊胆儿的。”爷爷眯了眯眼睛,好像这事情他亲身经历了一样地回忆起来:“那个时候,有一种叫年的怪物,每到大年三十都要从山上下来,来残害村庄里的牛啊羊啊,还会吃小孩儿,哦哟哟可怕的不得了啊!”

“爷爷见过年兽了?”

“哎……这我哪儿见过,我也是听我的爷爷讲的。”

“那后来呢,为什么现在没有年兽了?”

“后来啊,村里来了一个年轻人,他沉了会儿声,说这年兽怕红色,又怕火光的……然后村里人自那以后每到过年家家户户都贴起了大红的窗花,还有燃爆竹的习俗也从那时儿开始有的。”

“那……年兽去哪里了呢?”

“大概……是回山里去了吧……”

到了睡觉的时候,我问妈妈:“世界上真的有年兽?”

“我也不清楚呢……”她笑了笑:“或许,等你病好了你可以自己去找答案哦。”

妈妈离开了之后我辗转反侧,不知道还要多久我的病才能好起来……

窗外的雪依旧纷纷地下着,鹅毛般的,悄悄掩盖了林中野兽的足迹。

 

 

#Part.2

雪刚停的午后,阳光从冬日干冷的空气里照射下来,映在雪上,一晃一晃的发亮。

“喂,邱非!”远处有笑声传来:“村边的大湖冻的老结实嘞,要不要去玩啊!”

“啊,我不去……咳咳……”刚想叫嚷回去,又咳嗽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去吧,难得的机会呢,”妈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杭州几年才下一次雪的,更不要说湖面冻得那么厚了。”

然后我妈替我回应了不远处的孩子们,我被拉着往大湖边儿去了。

这个没有名字的湖特别的大,它其实是一个湖群,维系着远处山岭里整个儿的水循环,当然这是在我长大以后才知道的事。

湖面真是冻的特别严实,冰层雪白一片,这个湖像一块未经打磨的原石。

“喂邱非,会溜冰么?”

“会……一点儿。”

身边的同伴指了指湖那边的一群跟我们差不多大的孩子。

“那边那个,就是领头的那个,他叫宋奇英,是隔壁村的,每年过年都要跟我们村较劲溜冰什么的。”

“为什么是过年?”

“他跟你一样,跟着爸妈出去的,过年才回来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喂邱非,你要会溜冰的话,一起来吧!”

“诶我……”话还没说完我已经被拉着过去了。

“喂,宋奇英,今年也来一决胜负吧……”

后来他们吵吵嚷嚷了一会儿,约定过一个时辰后开始比赛。我踢着冰鞋,第一次在这么大的湖上溜冰,忍不住有点好奇,便独自溜开了。

“喂……邱非……你别……”身后不知道哪个在喊我,估计是怕我忘了时间吧,我想着,两个小时还早着呢。

渐渐地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了,我估摸着要往回滑了,回过身才发现偌大的湖面只有我一个人,东南西北都是一个样的。

“什么?”

好像有什么东西经过我的身边。

“错觉么?”我四处打量了一下:“还是赶紧回去吧。”其实我并不知道哪面才是回去的方向。

我刚打算转身滑去,就听见清脆的“喀拉”声……当我意识到是什么的时候,那声音已经近在耳边了。

冰层突然碎裂了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有预谋的。

我只记得冰层很厚,水下冷得要命,没有光……

 

 

#Part.3

当我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几点钟,我感觉到冬日的阳光照耀在我脸上。

我没事?还是已经死了?

“死了的人还会有感觉么?”略带嘲讽的口气。

我睁开眼,还是熟悉的那个结了冰的湖……只不过,我躺在的地方是湖边的落叶松林,而我旁边的声音是……

“醒了还不起来么?”

我爬起来,眼前的人,穿着很古朴的暗红色袍子,逆光里有金线若隐若现,他的身后背着一把同样古朴的伞。那个人一只手缩在袖子里,还有一只手举着一根长长的烟斗,老式的那种,杆上还贴着不明的纸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你这小家伙倒是有点胆量啊,你个人到内湖来,也不怕回不去么?”

“为什么会回不去?”

“要不是哥正好路过,呵你就给湖里的老家伙带走咯。”

“所以你是救了我咯?”

“呵你觉得呢?”

“你是山神么?”

“哟小家伙,眼光不错,不过我不是山神,”那家伙笑起来:“山神是我一个朋友。”

“那你是谁?”

“我嘛……说起来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人类了啊。”他眯了眯眼睛,好像想要回忆起很遥远的事来:“嗯……为了一个约定啊……”

那个时候,他倚在落叶松上,背对着我,阳光稀稀疏疏地漏下来,模糊了他的轮廓。

他说:“我叫叶修,是一只年。”

我愣了好久,他好像发现了我的沉默,回过头:“怎么?怕了么,人类的孩子?”

“不是……你说,你是‘年’?”

“不可以么?”他吸了一口烟草,笑得更像是一只狐狸。

他像是看出了我在想什么,笑得更厉害了,这种被人看穿的感觉真是不好。

“人类的孩子。”

“我叫邱非。”

“哦,小家伙,反正你也回不去了,要不陪哥个人吧?”

“等人?”

“哦,那家伙也不能算是人,”叶修起身向林里走去:“但是他不来,你也就回不去?”

“那个人是谁?”

“哦……山神。”

 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0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