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臧AmZ

失足少年的渣浪@安臧AmZ

※ 青火
※ 韩叶喻王,以及乱炖
※独普冷战,以及乱炖
※黑瓶黑
※明唐明,苍策苍

*多坑位长期施工
*技能点丧失
*懒癌晚期

© 安臧AmZ
Powered by LOFTER

一个咸鱼的假期复健

涂了个渣带的蛇皮

我这样的草稿流作者,先祝你们新年大吉吧=v=

【语c原耽】死亡戏

我是Leo,没有名字,只是因为他叫我Leo。

从我记事起从孤儿院被带走,或许命运就已经注定了,杀人,只有杀人。

直到组织解体的那个夜里,橘色的灯光下,家主递出那张聘请书。


“Ciao(你好).”“Ah(恩).”“Sì,lo so.(是的,我知道了)”

“Come circa 150.000(15万怎么样)?”

我准备挂了这通电话,电话那头的人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“Va bene, duecentomila(好吧,二十万).”

“Le transazioni(成交).”

“Si guarda, cosa dire Come su di te(你啊,该说你什么好)....

小图继续摸一张

等你来了,带你去看昆仑的雪。

涂个 Kagami小天使

@白鷺十三大大的祝福受到了,真心十分感谢!字真的很好看!

谢谢@名归故里的祝福,明信片收到了,字真的很好看谢谢!

后天就要上战场了,吃点老糖再吃点玻璃渣……

彩墨绘,收个档

墨水:成犊之魂+百乐红

突然就多一字不满,自给自足了一只子独

内平over……
最近又翻了一遍这个系列的书,很喜欢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,图自-273℃太太

说起来其实既年已经差不多了,然而没有电脑……

为了表示深刻的反思,大半夜摸鱼叶不修一只(真的是不想写数学

要开学了并且两个月没摸刀,这线条已经……

图不商用的,请太太放心

天太热了,大王把头发扎起来惹~


键盘还是没反应,我继续涂大王,有种手写输入的冲动(还好被我压制住了


这是每天被猫腰子太太的大王萌着的我有又摸到了板子的结果……

用萌萌哒混沌来混更好不好!【脑洞来自猫腰子太太,混沌太萌了!!】

不更文主要是电脑键盘坏了

原谅我啊

【喻王】栖(既年番外)

【喻王】栖(既年番外)

*祝亲爱的杰希苏生日快乐

*这个脑洞想了好久写了好久结果都错过了时间了

*既年番外,好多私设OOC请谅

 

荣脉又迎来了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,开阔的蓝湖湖面上结起了一层厚厚的冰,像一片无穷无尽的雪原大地。偶尔有鹿群在冰上走过,慢吞吞的躲进了湖边的落叶林里。

“扑棱——”鹅毛般纷飞的大雪里,隐隐约约传来了翅膀鼓动的声音,这隐约的声音在呼啸着的风雪的间隙里,就像是着千万如鸿毛一般的雪花中的一朵,但就是这微弱的声音才得到了回应,整个蓝湖对他的回应。

偌大的湖面上,忽然出现了一只牡鹿,那月白的皮毛在漫天的大雪中也尤为显眼。那扇翅的声音越来越近,一只巨大的雪...

【韩叶】既年(贰)

【韩叶】既年(贰)

*邱非第一视角

*OOC脑洞高能!

*不定期更新

*副线CP上线

*因为情节需要,把小邱非的年纪改到了15岁


#Part.4

跟叶修呆在落叶林的日子看似很漫长,但总让我有一点棋终烂柯人的感觉,但事实证明这种事情还轮不上我来担心。若说天上一天,地上一年的话,那地上一天也就是林中一年了,这样换算下来,外面时间倒还真没过去多久。虽然想明白这些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之后了,现在想起来,作为人类的我还真是占了大便宜了。

但是也因为时间流速不一样,所以在外人眼里看,这连绵的群山总是一片兴荣的样子,也所以有了荣脉这个名字。

“叶修,你以前是不是经常下山?”...

【韩叶】既年(壹)

【韩叶】既年(壹)


*私设大家老家都在北方

*邱非第一视角,没有宋邱(好吧如果你们觉得有就有吧)

*OOC请谅


#Part.1

今年的雪来的特别的早,但和往年一样,一下起来就是铺天盖地的白,什么都看不清,只有在这样年根的时候才会在那一望无际的白里面,看到零零散散的红在一点一点的被张罗起来。

石炉里跳动的火焰,浅浅的酒盅里的映着光,像极了琉璃琥珀,腆着醉人的金黄。

这和南方的冬天一点儿也不一样。

“喂,站那儿干嘛呢,”妈妈从窗户里探出半个头:“快进屋里去!”

我会过头朝她喊道:“爸爸又在里头和爷爷喝酒,一股子酒气味儿,我不想呆在屋子里面。”一边喊...

作为一个三三党我又把三三翻出来了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十年征程 归汝荣耀

十年荣耀路茫茫,重振鼓,硝烟惘。尘衣披甲,千机卷平岗。问鼎十区破阵方,散人伞,浮生凉。

迟到了,文笔不好请谅,只写了半阕江城子

毁橡皮的正确方式
线条粗死
线条细色块印不实,印实了线条粗

半夜不务正业

这次用了自己之前撸的水墨染卡,因为还想再加点什么所以那几张大的染卡就没舍得用,先来几张牛卡的,结果意外很合适

图是达叔的子不语里的鹤殇那一篇,因为是描书的所以图不大,细线条简直丧心病狂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
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

——《短歌行》



凉皮好韧啊,但是很美。

后面po了两张姑姑送我的一套US,我也是有整套的人了。

来张大的,DIAMINE确实蛮好看的

寒假终于来了但要在画室呆上一半时间……

橡皮章随处摸鱼中,依旧是缓慢而又艰难的复健,本来这个章是不打算让自己深挖,结果……

期末考作死产物

圣火昭昭,尊我明教

这依旧是复健产物。另外,这其实是一个像素低的图,手描图多作死,根本不能看……【虽然是新年第一章】

失去手机的高二生,一别两个月展现一章回到创世前,iPod的那个渣像素

十年荣耀,幸不辱命

1 / 2
TOP